顾远_

难得遇你。

周震南看到马伯骞慢慢的笑了,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弧度,眼睛弯起来,里面仿佛盛满了璀璨的星光。


周震南迷失在这光里。


风往周震南的衣服里灌,周震南披着冬季校服,空气里都是冬天冰冷的气息,四周有聊天打闹哄笑的嘈杂声,但周震南都没有感受到,他看见马伯骞的脸上写满了笑意,马伯骞张开嘴――


    “你真可爱。”马伯骞说,“我真喜欢你。”


    


枣糕废鱼:

我弟弟有一次跟我打电话,为大学食堂吃的不好而难过。




那个时候他刚报到,一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跟我打电话难过,说因为军训吃不到热饭,感觉要崩溃了。








曾经我喜欢跟年长的人聊天,我为高中考试成绩失利哭,她跟我说这算什么事儿你上了大学就知道还有更难过的,上了大学我为不适应环境哭,她说你这算什么事儿等进了实验室有你更难受的,进了实验室我为繁琐的科研压力哭,她跟我说还有工作结婚养孩子,你这算什么,都是小事儿。




后来我就不再跟她说这些事儿了。




一开始我觉得确实是这样,考试砸一次,好像确实比不过将来的工作变迁来的重要。


那个时候看到有个太太说,她看到有个粉丝发了一条自己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正要祝福她才发现她在升高中, 然后太太打了一长串省略号,写了个行吧。




为什么我们总会以过来人的姿态标榜优越感呢?




一开始我也跟大家想的一样,或者说强迫自己和大家想的一样,我不敢跟年长的人说我因为考试失利而难过,不敢说我因为和朋友闹了别扭而难过,因为这些东西在他们眼中好幼稚,好蠢,我怕他们笑我,让我看上去像个傻逼。


我拒绝回忆一年前的我办的傻事,因为我觉得那很傻逼。


我努力表现的很酷,很理智,很成熟,我担当起了安慰别人的角色,我给那些喝醉酒的人拍后背让他们吐,听他们哭,然后打车送他们回宿舍,我看很多职场的东西,即便很痛苦还是努力在现实生活中说那些大人才说的话,我只敢把真实的担忧跟最亲近的朋友交流,也只敢把自己的深夜矫情都分享给网络社交上不认识的人们看。




直到有一天,我病倒了,看了心理医生。




她听我阐述完,问了我一句,你为什么不接纳你自己。






然后她说,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你拒绝回忆的,你觉得是傻逼的你,已经是那个阶段的你,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你了。








对于一个中学生,考砸了,可能就真的是世界崩塌级别的打击了。




因为她只是个中学生,这是她应该有的恐惧,担忧,焦虑。




一个中学生靠自己的努力克服消化了考砸了的困难,重新打起精神的勇气,不比一个三十岁的成人弄丢了工作,从颓废黑暗中重新站起来的勇气,廉价。




这两种勇气,都是同样值得人鼓励,值得人欣赏的。




在不同阶段的人有不同阶段的担忧和麻烦,从这些艰难困苦中挺过来的人,都是值得喝彩的。






开大组会,我导师是博导,带了一堆大博士,我按年龄排最后一个,前面所有的师兄每一个都展示了一堆项目,一堆成果,而我有些连题目都听不懂,轮到我的时候,我只能打开ppt,说,对不起,我上周有考试,我只看了一些论文,做了一些小仿真。




我讲的内容对于在座的每一个,都是幼稚又肤浅的,我越讲声音越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努力了,但有些我花费数个日夜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好弱小,好没用,好幼稚。






在组会后,我自己把自己埋在文献里,走神中难过,就在这时候,我收到了一条来自师兄的微信。




师妹,我真的觉得你做的很好。


你的ppt下面都标注了来源。


你开头查的那个数据表格,很费时间的。






你真这么觉得吗?




真的。


慢慢来。






这个安慰我的师兄比我年长,做的内容也很厉害,是那种肉眼可见又聪明又努力的人,他在组会上刚刚展示完自己的成果,连同门师兄都忍不住夸他。




说句实话,看到这条微信,我想冲过去抱着他哭。










所以,我很喜欢听那些刚进入一个新阶段的人跟我兴高采烈地分享他们的新生活,或者担忧的事情,因为那让我觉得她们很宝贵,很鲜活,让我忍不住想呵护,想珍惜。即便我也还岁数很小,但我现在并不觉得我幼稚了。




因为我,已经问心无愧地,在这个阶段,努力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形形色色,拼命努力活着的人啊。












我听着我弟弟在电话里的哭诉,慢慢地安慰他,没关系,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而且还不如你呢。




我觉得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已经是这个阶段的你,能做到最好的样子了。





“他们说浪漫的事要在冬天做完。”周震南把手搭在走廊的栏杆上,弯着眼睛笑,“虽然我觉得冬天特冷,一点也不浪漫,但是吧。”他看着边上的马伯骞,“但你浪漫。”

“你是我浪漫的存在。”他看着马伯骞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说。

瞄准月亮

即使下落  也在星辰之间.


喝完粥真难.(上)

-签证cp.


-本来打算写完发的,但是看到tag里那么多be,发点he挽救一下.


-欧欧西.


(非常沙雕的脑洞,慎入。根据南南的名字突然就想到了这个,还是上学期写的来着...)







01


粥真难是一只猫。


但他不是普通的猫,他是一只非常聪明的猫,并且他是一只可以化为人形的猫。


他也是一个很高贵的猫。粥真难抖了抖自己那一身白毛,高贵地说。


他给自己取名叫粥真难,因为他曾经化为人形时去喝过一碗粥,他觉得粥简直就是人间美味,于是他连喝几碗,但是他没钱。


然后他就被老板追着在街上跑,好在他赶紧找了个角落变回了猫。


喝碗粥真难。他想。


于是他就给自己取名叫粥真难。


至于为什么不叫喝碗粥真难,他觉得五个字实在是太麻烦了。


刚成年的粥真难决定去闯荡世界。


他慢悠悠地在路上晃着。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手里提了一碗白米粥。


!!!


粥真难想了想,还是没抵挡住美食的诱惑,走上前去,紧跟着那人。











02


马伯骞今天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总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


他摸了摸裤口袋,看了看手中提着的白米粥,又往后看去。


这是他今天回家路上第6次回头看。


然而他还是只看到一只白猫跟在他后面。


等会????一只猫?????


马伯骞脑子总算转过来了,其实是这只猫一直跟着自己吗?


还有几步就到家了,马伯骞转过身,看着那只猫。


粥真难心一紧,难道他已经发现了自己要抢他的粥???他想干什么?????


“你跟着我干什么?”马伯骞弯起眼睛走过去,“你没有主人吗?”


“...喵。”粥真难后退几步,警惕地看着他。


“唔,你毛色这么好,应该不会没有主人啊?”马伯骞蹲下身子,“走丢了吗?”


粥真难沉默着,发现对方好像没有恶意,于是慢慢放松下来,走向对方。


“你主人找不到你,应该会着急的。”马伯骞看着那猫停在了自己面前,有些惊讶。


“喵。”粥真难决定丢弃自己身为猫的尊严,去蹭马伯骞的裤脚。


我想喝粥!!!粥真难发出有些委屈的声音。


它该不会是想让我养它吧。马伯骞愣住了。我走几步看看?


马伯骞站起身,往家的方向走了几步,那猫立刻跟了上来。


好吧,真的是想让我养它。马伯骞有些无奈,先把它带回去吧。









03


“进来吧。”马伯骞打开门,让粥真难走进去,然后把白粥放到了茶几上。


然后就看到白猫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碗白粥,过了几秒,粥真难飞扑到了茶几上,抱着那碗粥。


“你是想吃东西吗?”马伯骞看着抱着白粥的猫,“啊我没有猫粮啊,家里好像也没别的东西吃...”


“喵。”没关系!!我喝粥就行了!!!粥真难更加紧地抱紧了怀里的白粥。


“你能喝粥吗?”马伯骞把手伸过去,想把粥拿过来。


“喵!”能喝!!!!我能喝!!!!!粥真难警惕地看着马伯骞的手,严肃地看着他。


“唉,行吧,看你也饿坏了,就给你喝这碗粥吧。”马伯骞拿过那碗粥,看到小猫的表情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打开了粥。


呜呜呜,粥真的太好喝了。


我爱这个人一辈子,他好温柔啊。


被一碗粥收服了的粥真难决定就赖在马伯骞这儿了。










04


“给你取什么名呢?”马伯骞看着一副要赖在这儿了的猫,想着自己应该是真的得养只猫了。


“喵...”吃饱了的粥真难一个没注意踩到了什么东西然后被绊了。


摔在了马伯骞的怀里。


“嗯?指南针?嗯...那你就叫阿南吧。”马伯骞捡起地上被小猫踩到的指南针放到一边,弯起眼睛笑。


“喵喵。”啊啊他好温柔啊,也好帅啊...声音怎么这么好听!!


“好了,阿南,你在边上呆着,我收拾一下。”


“喵。”粥真难看着马伯骞收拾着屋子,心里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我要把他娶回家当老婆。


粥真难心想。












05


到了晚上,马伯骞又有点犯愁了。


“你睡哪好呢?我这屋子这么小,该把你放哪呢...”


“喵。”粥真难跳到马伯骞边上蹭他的手,眼里满是期待。


“嗯?等会啊,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整出个地方来睡觉。”马伯骞揉了揉白猫,在家里转了转。


“......”白猫默默地跑进了马伯骞房间,站在房门口看着马伯骞。


“你要睡我房间吗?”马伯骞蹲下身,把猫抱起来。


我不可以和我老婆睡一间房吗?粥真难委屈地把头埋在马伯骞手中。


“嗯...好吧,明天就把你送到派出所去,唉,这么好看的猫丢了家里人得多着急啊。”


“喵...”粥真难弱弱地叫了一声,“喵喵。”他瞪大他的眼睛悲伤地看着马伯骞。


我要留在你这里嘛。


可马伯骞什么也没察觉,把白猫放在了床上便拿起衣服去洗澡了。









06


“喵。”窗帘没有拉紧,阳光从窗外窜进来,照到床上的白猫身上,让它的毛都变得闪亮了起来。


粥真难艰难地睁开眼,感觉到自己背上压着一只手,条件反射地蹦起来,看到边上有个熟睡的人慢慢的张开眼,满脸都是迷糊,看了一眼它,又把头埋在被子里继续睡了。


粥真难莫名有些脸红,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马伯骞的边上去躺好了。


“阿南?”马伯骞张开眼,打了个哈欠,无奈地将蹭他被子的白猫抱进怀里,“困......”


“喵。”粥真难小声地喵了一下,呜呜呜马伯骞太可爱啦我超喜欢他。












TBC.


可以去听听花粥和孟凡明的《摸摸它》。


@予橙小可爱_ 生日快乐!
(字丑。表达一下心意。

文手二十题。

来自 @予橙小可爱_ 这位老师的艾特。


1. 笔名的由来?
顾是当时的qq名,然后远是随便想到的一个字搭上去感觉还行所以就叫顾远了。
当然我私心想让这个名字高级一点。
顾其实有看的意思,我觉得顾远可以译
为眺望远方吧,希望有一天我们都能到达自己所遥望的远方。


2. 什么时候开始写作?是什么动机让你写下去?
18年寒假,当时刚刚接触到lofter这个软件没多久。
对他们的爱吧,还有就是签证粮太少了哈哈哈。


3. 感觉自己文风是什么?
不太清楚诶...看情况吧...

4. 早期文风和现在落差大吗?
不大吧...毕竟早期也没有早很久。

5. 喜欢的风格?
喜欢那种温柔细腻的日常。

6. 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
轻松的傻白甜短篇。


7. 觉得自己不擅长写什么?
不擅长的太多了,像那种很优美的文笔,温柔的文字,那种全篇读下来让人特别舒服然后有很细腻的描写。我都写不出来,自己差太多了。
还有就是亲密的情节,完。全。不。会。写。


8. 写一篇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看有没有灵感吧...


9. 动笔之前需要花多长时间?
如果手里有可以马上动笔的那就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了。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殊习惯?有什么困扰?
特殊习惯...没有吧...
困扰就是,每次想的都很好的感觉一写出来就不满意。


11. 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喜欢用什么工具?
都有。有时候写纸上有时候用手机。
如果是正式开始创作是用石墨,记脑洞的话用便签。


12. 有打草稿的习惯吗?
没有。


13. 喜欢什么题材?
校园。早恋。


14. 最喜欢的文学创作者?
是说lof上的吗?
lof上的话明日圈里的就是更老师阿特密老师薛九日老师你猜啊老师温言老师羽晨老师可乐老师一味老师伽老师都是我很喜欢的。
没有最喜欢吧,她们都是我很喜欢的老师。


15. 你有梦想过当作家吗?
有。但是现在没有了。


16. 在文学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吗?
回忆的话...其实都是回忆,自己第一次发文的时候看着别人给我的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超级开心,每次登上lof看到红点点就特别开心。以及在lof上遇到了很多很可爱很优秀的人。


17. 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对它的热衷程度?
喜欢吧。没有喜欢是支撑不了我写下去的。


18. 从开始到现在,最喜欢的文字,并截取一个片段?
是说自己的吗?最喜欢的我自己的一篇文是《人间》,其实那篇文也还是没写出我心里想表达出来的,但是这篇有一点特殊的意义,不告诉你们ovo。


19. 喜欢自己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文风有什么改变?
还行吧。
希望我能用文字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再表达的更好吧,然后写出来的文章可以变得更细腻温柔一点,描写可以更加生动。


20. 圈几位你好奇的写手。

@一味不易 一味老师。
@改改改名 可乐老师。
@溫言  不知道这位老师能不能看到哈哈哈,也是很喜欢的一位老师。


难得遇你,很高兴。

哭了。

张嘴,吃糖:

「周震南视角」

#超新星全运会饭拍






       我喜欢踮起脚亲吻他的感觉。

       嘴唇轻轻地贴上他的耳垂,细细描绘耳廓形状。在他身体突然紧绷的瞬间心里的甜蜜像草莓味的爆浆软糖,一触就破,填满每处缝隙。

       他叫我沉沦。

       哪怕是在众人视线下,我的心,叫我吻他。

       我们从未诚实吐露过心意,那叫人别扭。黑夜里的亲吻,借着兄弟由头的挽手,打着cp旗号的腻歪。

       除了名分,一个不少。

       马伯骞这三个字,包含了太多的东西。说出口来轻飘飘的,放在心里却沉甸甸叫人无法忽视。它霸道地盘踞在最深处,宣告着主权。

       还记得在明日之子,在关了灯的房间里,我们无数次的拥抱亲吻,躲在一床被子下互相感受着体温,任由带着湿气的鼻息从耳旁略过,拉高了温度。熏得人晕乎乎的,除了把下巴埋在他颈窝里,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愿想。

       也会背着他悄悄遛去超话,看见cp粉的脑洞大开也害羞又欣喜地往被子里缩,直到他问我,跑过来抢我手机,我也只是笑嘻嘻地看着他。

       不要捅破呀,就这样。

       所以我装作说悄悄话,像以往无数次一样踮起脚,朝他靠了过去。只有气息洒在他的耳畔,还有他脸庞的细小绒毛在我脸上蹭过的触感。

       射箭没有做好是真的很遗憾啦。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练得更好一点。

       但是庆幸的是,我射中了马伯骞的心。

       在去年的那个盛夏。

“愿所有晚安都有所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