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远_

难得遇你。

真命题.

-人生中第一篇同人献给了签证。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太好。
-可以给我提一点建议。
-另外这篇之后应该会有完善。





00
蔚蓝的天空像擦拭得一尘不染的玻璃,面前的男孩迎着阳光朝他走来。


01
"你好,我叫马伯骞,你叫什么名字啊?"
"...周震南。"周震南打量着他的新同桌转学生马伯骞。
"周震南,你好哦,以后咱俩就是同桌了哦。"马伯骞眉眼弯弯,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笑容。
"...嗯。"周震南一向认生,不知道应该回答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02
"马伯骞,可以借我一下橡皮吗?"
马伯骞摘下耳机,"你说什么?"他疑惑道。一个星期了,两个人除了说"让一下"就没说过什么其他的话了。马伯骞自觉没有惹过周震南,对这个同桌高冷的态度也是很捉摸不定。
"我说,可以借我一下橡皮吗?"
"可以。"突然从窗外照进来一束阳光,印在两个人的脸上。


03
数学课。
真烦,数学太烦了。周震南心想,好想出去打球啊。
看了看窗外,阴雨绵绵,周震南长叹一口气,唉,都怪这天气。
看了看一边的马伯骞,似乎听得很认真的样子,撑着脸看着黑板。
"喂。"周震南戳了戳马伯骞。
"怎么了?"马伯骞回过头看着周震南。周震南这才看到马伯骞的耳朵里插着耳机。
"...我还以为你在听课呢。"
"哈哈怎么可能呢,谁还听数学课啊。"
"是吧是吧数学真的特别烦对不对。"
"是啊。"马伯骞看着对面可爱地抱怨这数学的人,嘴角不自觉的上扬,"阿南你听歌吗?"
"好啊...等等,谁叫你叫我阿南的?"
说完,左耳朵就被插进了一个耳机。
"你也喜欢这首歌吗!我特别喜欢这首歌,我觉得特别好听。"熟悉的旋律响起,周震南激动地拍了一下马伯骞。
"是啊...特别好听,我也特别喜欢。"
马伯骞憋着笑,摸了摸周震南的头。
伴着窗外的雨声,两个人讨论了一节课的音乐。


04
两个人逐渐变得熟悉了起来。
马伯骞会陪着周震南一起逃课去打球,然后两个人一起被罚写检讨请家长,但是还是屡教不改。
周震南会陪着马伯骞一起锻炼身体,一个从不锻炼身体,总是吃垃圾食品的人就这么被改变了。
两个人会一起讨论歌曲,会一起讨论明星,会一起讨论服装......
两个人逐渐发现他们的兴趣爱好是如此相似。


05
周震南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
他会在马伯骞叫他阿南时有些害羞。
他会在马伯骞摸他头时脸红。
他会在马伯骞谈论女神时不高兴。
他会为了马伯骞做出许多改变,会在和马伯骞一起去公园的时候陪他玩跳楼机,即使他恐高。
他会和马伯骞一起锻炼即使他不喜欢运动。
他会看到马伯骞就开心。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这不是兄弟相处的方式。
他不愿承认自己动心了。
可心脏的跳动告诉他,他真的喜欢上马伯骞了。


06
马伯骞觉得他和周震南的关系越来越不对了。
他从来不会这么亲密地叫一个人。
从来不会那么温柔地去摸一个人的头。
从来不会和一个男孩单独去游乐园玩。
从来不会那么唠叨的对一个人。
从来不会看到一个人就开心。
从来不会对一个人那么上心。
从来不会那么在意一个人。
好吧,他可能是喜欢上周震南了。
想想那个可爱的人,眼底不自觉的染上了一抹笑意。


07
"马伯骞?"
"怎么了?"马伯骞看着身边小孩纠结的模样。
"...嗯,高考加油,我们一起上一个大学好不好?"周震南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话。算了,有些话以后再说也来得及。
"好啊,我们也要是永远的homie。"马伯骞温柔的抚了抚对面人的发。
只是...homie吗。周震南低下头,掩饰掉了脸上的落寞。
"嗯。"


08
高考之后,两人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马伯骞,你知道真命题吗?"周震南问道。
马伯骞笑着说道:"知道啊,比如,马伯骞喜欢周震南,就是一个真命题。"
周震南呆愣地看着马伯骞,过了一会,又把头扭过去,笑得一脸甜蜜,说:"那么,这句话的逆命题,也是一个真命题。"
"啊?"
"意思就是说,周震南也喜欢马伯骞!"说完,扑过去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09
"马伯骞,可以借我一生吗?"
"可以。"少年眉眼弯弯,笑得一脸灿烂,一如当初。
恰是夕阳在空中染了一抹鲜红。


从homie到sweetheart再到soulmate。
最好的签证。

评论(17)

热度(40)

  1. 顾_顾远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