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远_

难得遇你。

《安逸》下.

-签证

-上.














"马骞骞,你最喜欢我怎么称呼你啊。"在看手机的小孩突然戳了戳马伯骞,问道。

马伯骞有一刻的晃神,回过神来,揉了揉小孩的头,含糊地回答道:"你怎么叫我我都喜欢,乖,睡吧,不早了。"

我最喜欢他怎么称呼我呢?

马伯骞仔细想着。



Victor?
小孩软糯糯地喊着Victor,上扬的嘴角表现出了他的开心。

"Victor,我是Vin哦。"




马伯骞?

"马伯骞..."小孩略带严肃的喊着他的名字。

"怎么了?"

周震南叹了一口气,默默挤到他的身边。

"马伯骞,你...就是,我虽然...就,但你要知道..."
"我很在乎你,你很好。"
"你特别好..."

马伯骞轻笑出声,把他搂进自己怀里。

"我知道。"
"我也特别在乎你。"




马沙拉?
"马沙拉!!"
"你吃沙拉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拖着我吃!"
小孩把手中的筷子扔下。
"我要吃肉!肉!!"
"你也别总减肥了,你又不胖。"

小孩鼓起脸,看着他。

别扭地说着关心他的话。

马伯骞不语,只是笑着看他。

"...我心疼!我心疼行了吧!你别天天吃这些沙拉了,你看你都瘦了多少了!!"
或许是为了吃肉,又或许是真的心疼。

嗯,马伯骞知道,这两者都有。




马黄瓜?
"马黄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吃下这种东西的。"

小孩嘴里说着有一天一定要把世界上所有的黄瓜地全都踩掉,却也会耐着难受和他一起吃黄瓜,虽然每次都会被吐掉或者给他吃。




马老师?
小孩嫌弃着他的长篇大论,却又仔细地听着他说的话,嘴上嫌弃他啰嗦,却也会听他的。

马伯骞明白,其实周震南挺喜欢他这种关心的。




老马?
"老马?"

"哈哈哈哈哈我这么喊你像不像我们是老夫老妻。"

"老马老马。"

"老马乖,去帮我洗个苹果。"

"哈哈哈哈哈哈。"

坐在沙发上的小孩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得可爱极了。




马骞骞?
"马骞骞,我们很久没见了!"

"嗯。"

"好久好久了!"

"嗯。"

"......一天了!!!"

"嗯。"

"马骞骞!!!"

"嗯。"

"...你不打算抱抱我吗。"

然后得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乖,等会带你出去吃火锅。"马伯骞揉揉他的头,笑着看他。

"耶我就知道马骞骞对我最好了!!"小孩勾起嘴角,笑眼弯弯。






到底最喜欢他叫我什么呢?

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身边的小孩突然扑进了他的怀里,用力蹭了蹭,"马先生,我总觉得我最近过分安逸了。"

马伯骞用力抱紧了周震南,柔声道:"怎么会呢,有我在,你可以一直安逸下去。"。

"我可以给你安逸。"





果然还是最喜欢他叫自己马先生吧。
有一种被依赖的感觉。
而且很甜,非常甜。
特别特别甜。

想到这,马伯骞搂紧了身边的小孩。眼神柔得能溢出水来。

"唔马伯骞你干嘛..."





其实也没有特别在意你叫我什么。
叫什么都可以。
只要是你。









End.

-安逸是一种内心舒适的心理,而不是指物质上的舒适无所事事。

-希望签证能够安逸,也祝各位能够生活得安逸。

评论

热度(45)

  1. 顾_顾远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