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远_

难得遇你。

风华正茂.

-毛不易中心向.

-毛老师生日快乐。



毛不易学生时代是学霸,也是别的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但毛不易自认为自己是比较叛逆不羁的,也没听话到那种地步。


毛不易高二的时候和几个同学翘了一节课去网吧,那家网吧管的不严,到毛不易的时候甚至都没问身份证就让他进去了。

毛不易觉得有点不服气,他编好的理由都没办法说,想说你怎么不问我身份证呢难道你不怕我是个未成年人吗?难道我长得很不像未成年吗?

当然,他还是把这种愚蠢的话憋进了肚子里。

进了网吧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毛不易有点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别的同学都在打游戏,但是毛不易不是很会打游戏。

我该干什么。毛不易沉思。

其实他逃课也不是想要干嘛,就是纯粹不想待在学校而已。

于是,他趴下,在网吧睡了一觉。

“嘿,老王。”

毛不易睁开眼,看到是同学,站起身来,问道:“走了吗?”

“服了你了,来网吧睡觉。”同学打了个呵欠,“走吧,回学校。”

“等会小心点别被抓到了。”

“诶好像下星期又要考英语,烦死了。”

“啥??考英语???老王,记得借我抄抄呗。”说着,这个同学撞了撞毛不易的肩膀。

“你抄呗,如果不怕咱们亲爱的英语老师整死你的话。”

“...算了,我就随便说说。”


后面回学校,他们悄悄跑到后墙那儿,翻了进去。

一路非常顺利,顺利到让毛不易觉得他们接下来会很惨。

然后他们就被班主任逮到了。

“他们几个逃课我也就不多说了,王维家,你也逃课?”

哦,果然是很惨。

“笑什么笑?你们几个也是,嫌被骂的不够是吧?”

几个人笔直的站着一排靠着墙听着老师的训话,毛不易推了推眼镜框,有些走神。

班主任又说了一大堆话,最后说的还是那个万古不变的惩罚――写检讨。

不写完不准回家。


“不是,搞什么呀?”

“她今天下午不是有事不会来学校的吗?”

“我去,谁放出来的不实信息。”

几个人趴在桌子上拿着笔看老师走了终于舒了口气。

“别说了,赶紧写。”毛不易开始飞快地写检讨。

“不是,王维家,你应该没写过检讨这个东西吧?还写这么快。”

“别说了,他们学霸写检讨都比我们厉害。”

“哈哈哈哈。”

“真的,班主任那是去通知家长了吧?应该又是什么在家长群批评了,啊,我回家可能要死了。”

“没事,今天不死下周也得死。”

“别说了!英语考试...想死。”

“诶毛毛,你逃课你爸妈知道不会骂死你吗?”

“下周不是有考试吗。考好点就不会了。”毛不易淡定地回答。

“那你今天和明天怎么办?”

“就说要考试,得好好复习一下。”

“哇靠,这个理由厉害,我觉得可以。”

等几个人终于写好检讨,又听完老师的一通训,总算是可以回家了。


等到下周考英语,那个说毛不易这个理由好的男生跑过来对他说了一句,

“你这个理由好是好。”他一脸悲痛。

“嗯?”

“可是对我没用啊...”

“咋了。”

“我妈说我这次考试要是没上一百二就等着吧。”“她说我既然要复习就得有效果。”“啊我真的要死了,我能上一百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噗,加油。”

“老王,你是不是故意要害我!是不是你故意的!”

“我必须要告诉你。”毛不易做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要发卷子了。”

“我去你大爷的...靠!”

考试。

毛不易很快地把英语卷子写完了,又检查了一遍,盯着钟表发呆。

身上是校服,课桌内是一堆资料和作业,试卷堆得到处都是,燥热的天气里教室也没有个空调,只有电风扇在奋力地转着。


等后来高考,毛不易的发挥还是挺平稳的,报专业的时候报了个医学。

“老王,你要学医啊?”同学看了他的志愿表,漫不经心的和他说话。

“嗯。”

“哈哈哈哈我突然想到一个梗。”“当了医生之前的字和之后的字。”“诶你那字还是挺漂亮的,一定不要被医生这个职业损毁了啊。”

“唉,别吵了,我要困死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毛不易后来没当医生,当了护士。

他们更没有想到,毛不易后来去做了原创歌手。


毛不易高考考到最后一门时,突然生出了一种,“啊,这就是我的青春”的矫情想法。

但他也是真的有一种微微的感伤。

我的青春就到这儿了吧?

“矫情个屁。”毛不易小声地对自己说,又笑了。





其实毛不易对他年少时逃课这件事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他只记得,网吧真的很吵,吵得他花了好长时间才睡着。


End.

评论

热度(24)

  1. 顾_顾远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