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远_

难得遇你。

风声渐起。

马伯骞垂下眼睑,脸上满是复杂。

“我喜欢你啊,所以,我们只能这样。”
他凑下身,似是要吻周震南,却在将要靠近对方嘴唇时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人,像是要把这副面容深深地刻在脑海里。良久,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轻轻地吻了吻周震南的眉心。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