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远_

难得遇你。

假象.

-给羽晨老师的be写个he。 @予橙小可爱_

-签证.

前文点这.




01

“我想明白了。”屋子里的沉默被这一声打破,“其实我吧,是个挺懦弱的人,我总是怕这怕那,可是啊,可是,我更怕我不再去试一下,就真的什么都没了。”女子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发梢,笑着说,“人生反正就这一次,我也必须要勇敢一下了。”

“Victor,你也该勇敢一点,你在怕什么呢?我们总想着分开对彼此好,却从来没有想过在一起对两个人有多好。”

“你知道吗?我是个同性恋,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她很可爱,我也能感受到她喜欢我。”

“但是我怕了。”

“别人说,她知道我和别人结婚时,整整一个月没有回过神来。”

“她现在去了伦敦。”

“我想去找她,我现在明白过来,她真的对我很重要,我不能失去她。”

“Victor,我想你应该明白。”



02

马伯骞把脸埋在手里,默默地想着前妻说的那段话。

对,他们离婚了,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很大的情绪波动,马伯骞只记得那天送她去机场时,她脸上的温柔与笑意,最后女孩轻轻地抱了抱他,对他说,“Victor,祝你好运。加油。”

我现在该怎么办?到底要不要去找周震南?

马伯骞有些纠结,走到厨房去开了一瓶酒。



03

然后马伯骞就喝醉了。

然后远在伦敦的一位女子没忍住爆了粗口。

原因是马伯骞打了个电话给前妻问她自己应该用什么借口去找周震南。

我是一个有涵养的人,前妻微微一笑,拿着手机温柔地说,“Victor,你知道伦敦现在几点吗?特么的我都要睡着了你给我一个电话打过来????你就假装被甩了伤心难过等他来找你呗他要是不来找你你就算了吧!别烦我了我要睡觉了。”这位女子温柔地出了个馊主意之后挂了电话躺回床上。

装可怜让阿南来找我??好像是个好主意...

于是凌晨三点,马伯骞发了个朋友圈。

Victor

借酒消愁。[图片]




04

“南南?你快看马老师凌晨发的朋友圈...”周震南一大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哦,是马伯骞以前一个学生的,朋友圈?朋友圈怎么了?

因为不想看到马伯骞秀恩爱而早早就屏蔽掉马某人的朋友圈的周震南好奇地翻出了马伯骞的朋友圈。

“听说马老师好像离婚了,好像还是女方提出来的。”电话那头的人小心翼翼地说着。

“南南啊,其实我觉得吧...你还是要去试一下。”

周震南沉默了,手机屏上是马伯骞发的“借酒消愁”。

“你还有事吗?”周震南冷漠地说。

“有有有!晚上请你吃夜宵你去吗?”

“...有人约了我今晚吃夜宵了。”

“啊那好吧,我挂啦。”

马伯骞离婚了?周震南皱着眉头,还是女方提出来的?为什么?



05

周震南做完工作之后,还是给那位马伯骞以前的学生打了个电话。

“马老师现在在教哪个班?”

“高一(2)班。”对方飞快地给出了答案。

“......”她是不是就等我问她呢?

“南南你要去找马老师了?”

“没,我侄女去了那个学校,我看看有没有碰上马伯骞。”我会告诉你们这些个小兔崽子?

“哦......”对方明显有些失落,“真的,南南,你应该去尝试一下啊,我觉得你和马老师就该在一起。”

“嗯。”周震南心不在焉地回答,“我先挂了。”

“马老师?”马伯骞拿起手机,发现是自己以前的一个学生。

“怎么了?”

“南南刚跟我打听你在教哪个班!”她聪明地省去了周震南后面的话,“马老师,你应该主动出击,你可是上面那个,你别输了!”

“......”南南要来找我?马伯骞有点开心,又有点犹豫。

“对了马老师,你那个借酒消愁什么情况??”

“呃......拜拜,谢啦。”


06

当然马伯骞还是没有去找周震南。

周震南也还是没去找马伯骞。

但是没关系,作者命运会让他们俩相遇的。

晚上11:29夜宵摊子。

俩人在这儿以一种美妙的场景相遇了。

在厕所门口。

“...嗨。”周震南尴尬地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马伯骞原本还在脑子里想了好几遍遇上周震南了该怎么办,现在大脑只剩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我先走了。”周震南对着马伯骞摆摆手,转过身去。

“阿南...”马伯骞抓住周震南的衣袖,“陪我...去看日出吧。”

??????

周震南回头看马伯骞,发现那人醉的脸有些微红,脚步有些打颤,但眼神是清明的。

周震南叹了口气,“走吧。”




07

“周震南你不厚道啊就这么抛下我们跑了?”

“对不住啦下次我请你们。”周震南对着手机说了几句,等到对方终于挂断了电话,舒了口气。

“你不要去跟别人说一声吗?”周震南侧头对马伯骞说道。

“阿南,是不是我之前那个学生问你今天会去哪吃夜宵?”

“xx吗?没有啊,她就是说请我吃夜宵,然后我说我要和别人一起,她就没说了。”

马伯骞明白那个女生为什么一直意味深长地盯着他看了。

对此,那位女生表示自己用了好几种办法推测周震南可能在哪吃夜宵并且跑了五个夜宵摊子才好运撞上了周震南,为了撮合他们俩她容易吗???

当然如果她知道马伯骞碰上周震南竟然说出了让周震南陪他去看日出这种话一定会气到吐血吧。




08

马伯骞和周震南去了一个他俩以前读高中的时候经常逃课去的一个地方。

有一次他们逃了一节晚自习来看月亮,倒是这么多年也没有看过日出,反正主要也不是看什么,而是和谁一起。

俩人特别熟练的翻墙进去,等两个人都跳下墙的时候马伯骞突然愣愣地说了一句“我们为什么要跳下来啊,看日出不应该高一点,坐墙上就行了吗?”然后被周震南无语地看了一眼说“离日出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您一个人去坐着吧。”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马伯骞傻呵呵地笑着。

然后自然地搭上了周震南的肩膀。

我现在喝醉了,马伯骞想,所以我待会就是把周震南按着亲也不是我故意的。




09

“南南,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翘了一节晚自习到这来看月亮。”

“也不知道一个月亮有什么好看的。”马伯骞拿着一罐啤酒,随意地坐在地上。

“是啊,然后我们就被老师罚写检讨。”周震南微笑。

“南南啊...你就不能记得美好的部分吗?”

其实在我的记忆里,有你的部分,都很美好啊。

不管是看月亮还是写检讨,只要是和你一起,都是美好的。

周震南温柔地看着马伯骞,月光仿佛盈满了他的眼眸。



10

“现在几点了?”周震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他不知什么时候倒在马伯骞身上睡着了,天色很暗,树叶摇晃着,风一阵阵的吹来。

“快四点半了。”马伯骞看了看手机,“走吧。”

周震南微垂着眼跟在马伯骞后面,然后悄悄伸出手勾住了马伯骞的衣袖,马伯骞停下步子,用手牵住周震南,

“你怎么总喜欢在我后面走啊。”

周震南低下头,握紧了马伯骞的手,可能是习惯了吧?

俩人又利落地翻上了墙,坐在墙头。

“马伯骞。”周震南看着马伯骞,想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怎么想的,你为什么离婚,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嗯?”马伯骞含笑看向周震南。

“...没事。”周震南把手缩在了袖子里,侧过头去不看马伯骞。

这些问题,不是应该早就有答案了吗?

周震南弯起眼睛,看着天空。



11

天空渐渐破晓,光涌了下来。

周震南看着天一点一点亮起来,好像他的心也渐渐亮起来了。

“马伯骞,你个骗子。”他笑着说,“这儿哪能看到日出啊。”

“是啊,我是个骗子。”马伯骞想,骗了自己这么多年,该勇敢一次了,“那你喜欢这个骗子吗?”


“兜兜转转还是你。”周震南扬起嘴角,眼里却冒出了泪花。

“是你就好。”马伯骞把他拥入怀中。

黎明的曙光是如此耀眼。




/

“对了,马伯骞你还为了别的女人借酒消愁,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不是,阿南,其实我愁的是该用什么理由去找你......”


End.

评论(8)

热度(42)

  1. 顾_顾远_ 转载了此文字